当前位置: 深圳新闻网压庄龙虎>深圳新闻>深圳要闻>

宝安和裕工业园被人为封堵 7家公司300多员工进出难

条评论立即评论

宝安和裕工业园被人为封堵 7家公司300多员工进出难

分享
人工智能朗读:

涉事的和裕工业园位于福园一路西侧,厂房面积约15000平方米,宿舍6000平方米,现有7家制造业类型公司在正常生产,共有员工300人左右。

工业园承租方称福海和平股份公司雇人将园区唯一出入口封堵。

原标题:宝安和裕工业园被人为封堵 7家公司300多员工进出难

晶报2019年04月18日讯 “4月9日上午起,位于宝安区福海街道福园一路的和裕工业园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员封堵骚扰,并且用大车堵住唯一大门,而此处是园区重要的消防通道。”在被封堵8天之后,无奈的承租经营方——华祥欣公司一纸投诉向晶报反映:堵门者为深圳市福海和平股份合作公司雇人所致;并实名举报,自2016年以来,先后被该股份公司等以喝茶费名义要走320万元。

“封堵8天,300多员工进出难”

涉事的和裕工业园位于福园一路西侧,厂房面积约15000平方米,宿舍6000平方米,现有7家制造业类型公司在正常生产,共有员工300人左右。

园区承租经营方——华祥欣公司在给晶报的投诉信中表示:园区是福海街道安全生产、环保污染及防火一级重点单位。“和平股份公司雇人封堵行为长达8天,园区正常生产秩序受到严重冲击,员工人心惶惶,货物无法正常进出,造成公司巨大经济损失”,公司负责人唐小姐担忧地表示,园区内部分企业在生产中使用及存放了硫酸、盐酸、酒精及洗网水等易燃易爆品,大车堵住消防通道行为极其危险,一旦发生安全生产事故,将造成严重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此说法得到园区其他公司的证实。

和平股份公司为何封堵大门?对此,现场参与的封堵人员告知晶报记者,他们的确是和平股份公司工作人员,但只是奉命行事,至于原因需要向股份公司负责人了解情况。

华祥欣公司负责人唐小姐和该公司委托律师扬市律师事务所鲁凯表示,2019年3月1日开始,按照协议,公司正与股份公司根据周围厂房价格商讨上调房租,但遭对方拒绝,出租方执意要求把房租从12.6元/平方米上涨到65元;因园区内的企业无法承担如此高的费用,协商无果。起初,股份公司答应给3个月左右的时间搬离。但是,4月9日大批人员用人墙及车辆堵住大门,限制人员进出。

“和平股份公司逼迫每年缴喝茶费,不同意就停水停电”

华祥欣投诉的另一个焦点是:和平股份公司等以喝茶费名义敲诈勒索企业320万元。

根据投诉信及唐小姐陈述:起初,和平合作股份公司逼迫承租方每年交40万元喝茶费,后来变本加厉,要求每一个月交20万元,如不同意,股份公司便停水停电进行房屋维修;不得已,公司同意交10万元/月,并以房屋维修费的名义立字据。自2016年以来,共计要走320万元。

在其出示的多张转账凭证显示:每个月该公司均向一名陈进光男子支付十万元,用途为房屋维修保证金。

扬市律师事务所鲁凯表示,股份公司此举已构成“软暴力”、强迫交易、敲诈勒索行为,他们也已正式向福海街道反映相关情况。

和平股份公司:封堵系承租经营方到期不撤离所致,喝茶费一事并不知情

就投诉方所述,记者来到福海和平股份公司核实相关情况。

对此,公司董事长郭建华表示,以上情况其并不知情,建议记者联系股份公司工业办郭姓主任了解情况。据郭姓主任介绍,和裕工业园为和平股份公司与另外三位个人老板共同出资建设,其中股份公司占比25%。按照合同,工业园一直租给华祥荣正公司,几年前,华祥荣正企业破产后,该公司其中一位负责人谢顺满成立华祥欣公司并继续整体租赁运营该工业园。“在原合同到期之后,双方就补充协议以及续约的租赁价格产生分歧,华祥欣不愿接受股份公司提出的价格但又不主动撤离,故采取封堵措施。”

股份公司封堵大门的措施有无不妥?是否殃及园区企业生产?对此,郭主任表示,园区是合建物业,采取此举也是因为对方不愿撤离所致,自认为并无不妥。

对于华祥欣投诉的被要走320万元一事,郭主任未作回应。股东之一的陈姓负责人则告诉晶报记者,因为工业园内企业存在使用硫酸等行为,严重腐蚀了工业园楼房,为此,经过协商,由经营方华祥欣负责人谢顺满每个月支付10万元房屋维修保证金。“此行为系谢自愿,股东并未强迫。”其同时表示,在记者采访之时,已经将原先堵在工业园的大车撤走。

但尴尬的是,就在晶报记者离开后不久,园区方拍摄视频显示,此前撤走的水罐车再次回到了园区大门。

投诉是否属实?事件进展到底如何?我们将持续关注。(记者柯季 图片系园区方提供

[责任编辑:何畅]